六二不太二

死守红色,但杂食,求投喂。千年潜水党。

【瘾·下】(中露 车)
心理咨询师王x性 瘾患者露
日常小白开车,日常ooc

【瘾·上】(中露 车)
心理咨询师王x性 瘾患者露
日常小白开车,日常ooc

APH 原创 红色组 中露

咳,小破车...日常ooc 日常随性的没有题目
其实我很害怕啊啊啊啊啊,我会不会被封杀啊啊啊啊??!
默默拉上张自己照的荷花挡住破车。
只是复健用的,码完自己都觉得有点辣啊啊啊啊啊,不喜勿喷,萌新瑟瑟发抖。

原来其实想写成短篇的。
老王是来自云南的孔雀精,被偷猎者打伤后进了园子。
露子是院长不知认识了哪个王 八朋友然后捞回来的。
一见钟情的玛丽苏设定,一见面就中意的老王养成了露子。
然后顿悟...我其实只是想开车而已,整这么多事情干嘛...于是,咳。

You are so beautiful(国设)

  You are so beautiful
  
 
  大概是个小甜饼(?)
 
 
我就站在布拉格黄昏的广场,在许愿池投下了希望,那群白鸽背对着夕阳,那画面太美我不敢看……
 
 
 
  “王耀,你该把鸟食一把的撒出去,那会引来更多的鸽子。”阿尔弗雷德看似随意的靠坐,手搭在木椅的椅背上,这样他人看来,他身旁的东方人正笼在他的怀抱里。
  王耀托着灰色羽毛的小精灵,它在他手里啄食,冰凉的鸟喙戳掌心会有钝钝的疼痛还有微微的麻意。
  “阿尔弗,你如果想让我们在这鸽子广场像是一对正常的情侣,你该保持安静。”王耀的食指轻点鸟儿温暖的头颅,于是贪食的小家伙抬起动物的眼睛朝他眨动,“你一开口总能让我败坏心情。”
  “我们当然不是情人。”美国人语气差的离谱,带点一如既往的别扭,“若是相爱的情人情人怎会容许自己或是对方出轨呢。”
  听到此言,与周围的金发碧眼格格不入的黄皮肤弯唇笑了起来:“我还以为只有印 度会在意我和路德维希的相见。”
  “hero喜欢被在意的人一直用目光注视。”小英雄痞气的把眉毛一扬,可怜他帅气的表情并没让后脑勺对着他的王耀看到。
  “然而我并没发现有什么媒体报道你吃味了。”身上的鸡皮疙瘩全被阿尔这句突来的解释激起来,但王耀不意外他会讲出这样一句霸道的话,这人总是这样的无理取闹。
  不过他现在还是希望他闭嘴,这样惬意浪漫的午后是少有的。
  街头咖啡馆里算不上正宗的马卡龙和黑咖啡混杂在胃里消化,唇齿间还留着甜密与苦涩;视野里是三三两两的人群、卖氢气球的大叔,以及飘着的轻盈如棉花糖的云朵;人们嬉笑打闹的声音随着微风送进耳朵,连孩子的欢呼都觉得温柔......现在不该想政务、利益、纠纷,王耀想只喂饱他面前这只可爱的生灵也顺路停泊有点疲累的心。
  这样普普通通的像个人类的午后是少有的。
  “王先生,爱一个人不会放嘴上,而是放心上。”虽然年轻,但不意味着阿尔弗雷德不对情话应对的熟练。
  然而他的对手是王耀,没脸没皮的老家伙,不是他勾勾手指就会顺从的哪个国 家。
  “那这样看来我是真是爱你,我无时无刻不把世界的英雄想找我的麻烦这件事情放在心上。”那只灰色的鸽子已经把饲料吃尽,却还是不愿离去,从一根手指跳到另一根手指,王耀任它寻觅,和怀着某人一样不知满足的心情的动物啊,“伊万和我可都是在萨 德问题上把你热切的注视呢,听说你又给了任勇洙四辆发射车?”
  意识到无粮可食的鸟儿终于跳回地面,长椅上的两人敲着它慢条斯理的踱进鸽群,消失在一片灰色里。
  “老家伙,你今天一点都不可爱。”阿尔弗雷德不满意东方人在他们独处时提到他的死对头,不满意他讲到能让他们之间充满火药味的话题,也不满意他十分明确的把两人放在对立面上而和北极熊统一战线。
  “也不知道是谁先挑开的话题。”舒展有点僵硬的筋骨,王耀与阿尔一样仰坐放松,“况且我也没可爱过。”
  萨 德的事情已经是定局,再怎么样也不会改变,既然如此就着手解决它。伊万已经说是要在南千岛群岛做反导准备,他也该加紧。总没有迈不过去的坎。
  王耀也释然了,他们之间注定有这么多的生不由己......不仅仅是他与阿尔。
  偏过头去,发现阿尔也正看着自己,眼神热切专注。
  海蓝色的明亮的瞳孔里容纳了浩远的蓝天、远处尖顶的教堂以及带笑的一个人。
  他们越凑越近......交换一个绵长的吻。
  “我一直觉得你的眼睛很漂亮。”这样一双眼眸和你的完美很相配。王耀没有讲出后半句话,只是继续与他深情对视。
  这样的情景下,反而是一向没脸没皮的超级大国先不好意思起来,垂下脑袋闪避,浓而密的眼睫刷下一层阴影:“再漂亮也留不住你。”
  王耀抚摸对方英俊的脸庞,温柔又坚定的将两人的距离再次拉进。
  简单的嘴唇的碰触换成舌头之间的纠缠,像是要耗尽生命那样的接吻。
  他们之间其实很长。
  还要互相纠缠很久。

  一个孩子欢笑着冲入广场,两只翅膀的鸟儿惊飞上天空,结队久久的盘旋。

end...

但谁都知道这俩人还在继续。

写在后面:
大概是高考前的最后一次放纵,我明天就默写语文必备篇目,真的!
最近在思考一个问题...我这个啃着金钱粮的假红色干脆直接转战成真金钱吧,真的没看到过比我还假的红色了(捂脸)。
好久没有看实时了,昨天猛刷新闻资讯,结果就捣鼓了这么一篇。
写完看看...讲真,我现在在想,这是什么,这乱七八糟的东西哪儿来的?????!
自己都想打死自己,捶墙。

前 戏都没有完...崩溃
再也不开车了,太掏空自己了
呱呱而泣

为什么,战争【国设 无cp】

上篇

“你王叔叔哪有惹妈妈哭,你妈妈这是......”
  “唉。”王耀摆摆手,止了女人未说完的话和她要过来抱起赖在王耀脚跟不起来的女儿的动作,把那粉嫩嫩的肉团子放到了膝盖上。
  第一次见她,还是襁褓里使足劲的哭却只有猫叫似声响的小奶娃,现在已然是到了蹦蹦跳跳和同龄人撒野的年纪,竟连“怪罪”王叔叔这样的事情也会干了。王耀忍不住感慨时光的荏苒,也不禁赞叹生命的伟大,他再一次确信,被深深伤害的土地上,最终还是会开出花儿来。
  “是王叔叔的不对,你说,王叔叔该怎么给你赔罪?”
  小人儿皱眉嘟嘴的样子瞅着实在是可爱的打紧,惹得王耀捏了捏她粉嫩嫩的鼻头:“怎么样,想出来了么?”
  “就、就......送我一套像爸爸那样帅气的军装。”被欺负了的孩子一脸苦哈哈的表情,两只小手拽住王耀的衣角不断的揉。
  “嗯......”王耀皱眉装出思索的模样,一套军装当然是好说的,但他就喜欢看小孩儿嘟着嘴与他撒娇的样子。
  女人见状,以为王耀是在为难,而女儿的要求也确实是有些过头,忙道:“女孩子家家,要什么军装。你这个调皮鬼呀......”
  孩子瘪嘴可怜兮兮的被妈妈教训着实惹人心疼,王耀赶忙拦下女人不让她继续数落:“女孩子家家当然也可以穿军装。我和你说啊,新四军、八路军里面,好多女军人,那一身比男人还英气。”
  女人听出王耀话里对红色力量隐隐的偏爱,但她没有打算继续说什么,比划了她去准备晚饭的手势给两人,便去了厨房。
  男人已经没了,仗也打赢了,她现在也想不关心什么政事,这日子过得下去,她其实也就满足。

  “但是你呀,还是小。等你长大啊,长成大姑娘了,王叔叔亲手给你一套军装,还要给你送上一把司令员才配的好枪。”
  “等我长大还要好长好长的时间呢!”
  “难道这点时间也等不了?”
  “哪有人答应送礼还有要求的......”
  “作为补偿......叔叔给你讲故事。”
  “成交!”
  “那年七七事变,你都还没有出生,那时候的北平有群少年......”
  “爸爸和我说过,他们都死了。长官让他们走他们不走,他们说要留下来。”
  “......可惜了啊。”可惜那么多年轻的生命,可惜可以成为能者的青年,可惜铮铮铁骨的少年郎,“既然知道,那就换一个故事吧......”
  “......去香港做代表大使解决石油问题的瘸腿将军,陈将军,知道么?”
  “不知道。可是王叔叔,我更想听你的事情。妈妈总不告诉我你和爸爸的关系,为什么你总有好玩的好吃的,还有你每天穿着和爸爸一样帅帅的衣服都往哪里去?”
  “行行行,你最大,不听也罢,到时候带你去见见他,不过只能远远看一眼。
  唉,你别扯叔叔衣服了,它都要抗议了,叔叔这就回答你问题好吧?
  你叔叔啊,和你爸爸算是好朋友,所以叔叔希望你过得好。
  至于帅气这个话题,你这个帽子扣的太大,叔叔都不敢接了。我现在身上穿的这套啊,平时是不穿的,只有有什么很重要的事情发生了,它才会被从衣柜里拿出来。
  就还几天前,我身上穿的还不是这一身呢。我套了普通的土黄色行军衣——这肩章啊、帽徽啊通通拿掉,怕它们在太阳底下闪出光来——乘着老乡的竹筏往前线去通知日 本人已经投降的消息。
  我和一个小哥哥......当然是小哥哥,不是叔叔。对呀,他才十三四岁呢,就扛上枪了。我和那个小哥哥,一块儿尽量把竹筏往芦苇荡里藏着走。那芦苇很密,绿油油的,长得可好,风一过就互相摩擦发出“沙沙”的响声,咱们藏在里头,就不怕会被枪炮打着了。
  都胜利了为什么要怕他们打枪?就是因为前方还不知道胜利的消息需要我们去通知。
  植物密密麻麻的挡住视线,所以我们只能慢慢的往前走,还要留意不要走错方向。
  周围安静的很,所以没有想到咱们的竹筏会碰上人,还是日 本人。
  拨开芦苇,我才闻着浓重的血腥味,然后就看到一双眼泪汪汪的孩子的眼睛。
  看得出来他是怕极了,连那三八式步枪的扳机都扣不好,整个人哆哆嗦嗦隐在芦丛里,锐利的叶子已经割破他的脸这件事情他也不知道。
  小哥哥一开始也和你叔叔一样紧张的很,这么一个新兵蛋子在这儿怕是意味着周围有敌人的部队。咱俩都伸手去摸可以没声音的弄死这个兵的东西。这个时候,那新兵被我们吓得一动,露出他身后一具已经气绝的尸体来——胸口中枪,估计是死去多时了。
  看来只是落单的菜鸟,我一时间也记起昨天这儿发生过一场交手,估摸着他是那个时候和队伍失去联系的。
  似乎想让我们更放心点,他抖动的手指终于扣动了扳机——空枪。
  ‘别过来,别过来!’我听他用日语喊,他那样子像是被困住的野兔把自己缩成一团以减小存在感。
  接着啊......接着小哥哥一个人去找咱们的部队去了,我留下来陪着那个小兵。
  他说,他还是学生,家里就他一个独苗,爸妈都养着他,想他出人头地。他还说,他来的时候本来带了好些书,想着什么时候还能看一看,但是长官讲书都没有用,所以都被留在了船上。
  我和他说,你们政府已经投降了。
  我看到他那戴着头盔的毛茸茸的脑袋垂下去,脸埋在膝盖上,抽抽噎噎的哭起来。”
  “他后来回家了么?”
  “当然了,他回家了。”
  一双湿漉漉的黑眼睛在眼前一晃而过,又闪成神采奕奕的眼神,最后换回女孩天真无邪的眉眼。

end.

☆*☆*☆*☆*☆*☆*☆*☆*☆
写在后面:
  我的拖延症越来越严重了...也越来越不会写东西了,捂眼。
  本来上篇发出来也没抱啥期望...看到被喜欢开心老半天。个人不是很善于言辞,也不喜欢和人怎么聊天...但是还是要说...我要给你们小心心!炽热的小心心!泪汪汪!
  其实本来想讲那个陈将军的事情的,然而前两天和人聊到了日 本...个人观点这场战争是两个民族的一场灾难,并不因为发起方它的人民承受到的痛苦就少。
  和平从来都是人类共同的梦想。
  以及这里推荐一下我想追的一五年的台剧「一把青」,以及萨苏的从日 本史料揭示抗日战争这个系列。

为什么,战争?【国设 无cp】

  王耀沿着因为下雨而有些滑腻的石板路,走过一栋栋高高立着的墙根爬着青苔的青瓦白房。
  他看到目光呆愣的大爷,看到给自家弟弟喂稀米汤的孩子,还看到挎着里头装着一点野菜的篮子的妇人......
  最后,军靴敲地的响声停在一扇透着腐烂陈旧气息的半掩的木门前。
  关了油纸伞,细雨便争着落上呢制的黄绿色军装,他抬头看阴霾的天空,瞧着灰暗的不断翻滚的云层。王耀反而觉得自己又平静了下来——那些复杂的情感,或悲痛或喜悦,它们都随着雨一同淌入黑的没有一点光亮的暗渠,去了不知名的地方。
  还滴着水的雨具被倚在门边的角落里,那儿还有盆残败的兰花与其作伴。同是湿漉漉的。
  戴军帽的男人跨过石槛,走进屋里。
  上了年代的木门被推开时发出慢悠悠的“吱呀——”一声响,惊得那屋里呆坐的女人楞楞的张嘴喊:“啊呀!”
  同样老旧的几件红木家具让人知道这个家庭曾经的富裕,但桌上空空如也的果盆和女人身上被洗白了的土布衣裳说出这家人正过着清贫生活的秘密。
  王耀进屋第一眼便看到了女人正瞧着的东西,而后再也移不开眼。
  黑白照片里住着一个永远年轻、永远微笑的小伙子,黑的透亮的眸子含着年轻的朝气也直直的与王耀对视。
  这时,这个被战争弄得筋疲力尽的国家化身,觉得自己伤痕累累的心,像是被人拿在热烘烘的手心里小心翼翼的抚着,直弄得他感到左心口处酸胀的难受。
  他一时间又记起很多事情来:目光柔软的少年在操场上跑步,见了他,很开心地问,先生,吃了么;第一次穿上空军制服的青年,对着他端端正正的比上一个军礼;写了碗口大的“还我河山”四血字的挡风玻璃下,趴在仪表盘上浑身是伤的尸体......
  王耀觉得自己其实该大哭一场,他也确实是想流泪的,但只可惜眼眶酸酸疼疼终究是榨不出一滴泪来,剩下胸口里的脏器,不断跳动,牵起深入骨髓的疼痛。
  “您快请坐,快请坐,我去给您倒水。”女人偷偷抹去眼角的泪花,忙起身微笑着请人坐下,端了杯热水回来塞到王耀手里,“这下着雨呢,您怎么就过来了。”
  杯子的温度暖热王耀微冷的指尖,他也强扯出一个微笑:“这当然是来看看你。我这忙完了手上的事情就急着往这儿来,也忘了给你带些东西来。你缺什么,只管和我讲,我让人送来。”
  “不缺,不缺,挺好的。”女人笑起来,这回不再是勉强而是发自内心,她的眼角浮现出几尾笑纹,衬的一张南方的温婉的脸更加柔和。
  “和我不用客气,回头就让人给你拎肉来。”王耀拿着茶杯低啜一口,用冉冉的热气掩去他眼睛里流露出的愧疚,“我记得你最喜欢吃那东坡肉。”
  女人弯着唇角称是,但没说她只爱吃他丈夫给她买回来的东坡肉。
  顿了一顿,王耀又道:“我打算......给他的墓,迁去南京。咱们把他重新好好安葬,体面的葬,让他和他牺牲的战友们睡在一块儿......”
  “让他和他们一起被人记住。”女人认真的听完王耀讲的一字一句,再开口时,眼里又有了泪水,“该这样,该这样,他会开心的。”
  王耀张嘴又想说什么,怀里却扑进软软圆圆的一只小肉球,扎着羊角辫甚是惹人喜欢。
  只听得那童音开口便是替她母亲讨要说法的语气:“王叔叔,你又惹我妈妈哭。”

tbc

☼+:;;;;:+☼+:;;;;:+☼+:;;;;:+☼+:;;;;:+☼+:;;;;:+☼+:;;;;:+
写在后面:
  最近看了些抗战的资料,心里有很多的想法和感触。
  活在现在的年代,我已无法去真真切切的体会到那个时代的人的心中的悲痛。
  但还是想写一篇关于这个主题的文章。
  时间设定在日 本无条件投降的几天后,王耀去看他抗战时一直想去看却因吃紧的战事无暇去拜访的牺牲中 国飞行员的遗孀与女儿。
  下文会写王耀与女儿的对话,更多把我心中的想法记以语言通过人物之口表达。
  文章写于我的笔下,但细节来于历史。
  那写下“还我河山”四个血字的飞行员确有其人,只是把他的故事搬在了这里,借此希望有更多的人知道他;南京确也有葬了170余名为中 国抗战胜利而牺牲的好儿女的南京抗日航空烈士纪念馆...
  写这样一篇文,其实也没有奢求会有人喜欢,但还是想发出来,想通过这样的方式,说说我对战争的拙见。
  当年的胜利,其实是血与泪的奏唱。
                                   2017.5.7.夜.

花开

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页

文风问卷

第一篇是国 民 党军事第一人蒋百里与他日 本籍妻子佐藤屋登初遇的故事,最近很喜欢很喜欢、沉醉其中不能自拔的一对儿极东cp,一对儿都是糖的cp昂!摸摸鼻子,因为正在写这对儿的文,索性就拿上来充数了(你!),顺路安利一发他俩,真的超级甜的嗷嗷嗷啊!
第二篇特区组...嗯,原谅我把小香写成了一个怀春的单相思面瘫少年,因为我真的,玛丽苏 不 起 来,捂脸。
第三篇当然我的大本命红色,未成年人勿进...以及,我发现我除了不会玛丽苏,还不会黄 赌 毒,只会黄 嘟 嘟,抠鼻。不要问我露子和老王打了什么赌,因为我也不知道,自暴自弃.JPG。
☼+:;;;;:+☼+:;;;;:+☼+:;;;;:+☼+:;;;;:+☼+:;;;;:+☼+

1.正常文风(白梅)

  我与我丈夫的第一次见面,是压抑的,靠近死亡,所以我总不愿意回忆那段记忆。

  那是一三年吧,我记得是,六月份。

  栀子花将开未开的季节。

  早上我起床,刚梳洗完,天空还朦胧着,就有人来喊我,说医官让我赶紧同他一块儿到保定军官学校去一趟。

  我以为是哪个富家子弟训练的时候意外受伤,才需要医官出马,急急忙忙赶到了,发现情况和我想的不一样。

  躺着的是位少将,我拉开他被血液浸的湿透的前襟找伤口在哪儿,然后简单做了些止血处理——剩下的我帮不上忙,我还没有处理过弹伤,更别说在胸口的弹伤。

  医官正在问警卫员些具体情况,我捕捉到“校长”、“自杀”、“手枪”些词,不由得发出叹息,为什么总有人想结束天赐的生命,死了,就什么都没有了。

  我转头想看清这位极端者的模样,却发现一对剑眉下那双光芒有些暗淡的眼睛也正打量着我。

  视线相对的一刻,我看到了他眸子里弥漫的无奈与绝望。

  但他忽的又笑起来,用虚弱无力的声音吐出日语的“你好”,接着就因为方才医官注入他体内的麻药慢慢睡去。

2.玛丽苏文风(特区)

  他走过来了,顺着种满紫荆花的小路,将踏进城堡,要亲 吻他的公主。王嘉龙兴奋得大口呼吸,南方潮湿温暖的空气灌满他的每一片肺叶后,又被深深吐尽。

  他像春天发现称心伴侣的发 情母兔,想立刻投进那人的怀抱里,甚至等不住对方从进入别墅到出现在他面前的短短五分钟时间。

  这不怨他,这不怨他,每一个看见自己心悦的爱人的痴心汉肯定都和他现在一样的慌乱到手脚都不知往哪儿放置的地步......这是大自然给予生灵的本能!他从紫檀木的木椅上起身又坐下,躺靠又站起,天啊,他要疯了,现在是过了多久呢,他感觉他已经等待了一个世纪的时间。

  “咔嚓。”

  门关处传来他期盼已久的开门声,脑子乱成一团的小伙子终于肯把身体安放回靠背椅里。

  擦汗,抚平西装上的褶皱,恢复面瘫的表情,又把正对着房门的办公桌上的文件纸草草整理。

  一气呵成。

  但王嘉龙准备的一切完美全在王濠镜拿出的那份印着“香 港查获101箱日 本核灾区牛肉”的文件前崩溃。

  他喜欢的人,用幸灾乐祸的表情,对他说:“我又能在先生面前把你参上一笔。”

3.黄赌毒文风(红色)
       
黄嘟嘟
   
☼+:;;;;:+☼+:;;;;:+☼+:;;;;:+☼+:;;;;:+☼+:;;;;:+☼

@V韵倾城 艾特我叔,等你喂我吃肉昂昂昂!!!!嗷嗷待哺。